全国服务热线:132-9374-7969

不负绿水青山 才能得到金山银山

来源:未知 发布日期:2021-04-23 11:45 浏览:
巍巍太行山,豪气壮天地。8月30日,一场秋雨过后的邢台县东太子井村,在这片浅山丘陵区,满眼望去,一片郁郁葱葱。微风吹来,空气中透着沁人心脾的芳香。邢汾高速两侧一排排像队伍一样整齐的侧柏在白色育林板的呵护下显得格外醒目。
 
 
 
  “太行最绿在三川,绿化断带有遗憾。”尽管八百里太行邢台县最绿,但由于气候干旱、立地条件差等因素,在浅山丘陵区形成了南北长51公里、东西宽18公里的绿化断带。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几十年来,历届邢台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定规划,搞会战,坚持不懈。但由于该区域土少、石多、降雨少、蒸发量大,效果始终不理想。
 
  自2009年起,昔日“山顶秃、山腰乱、山脚滚满石头蛋”的景象日渐消失。这不得不提起一个人——郝景香,自2009年至今,他已种了5万亩山林,560万株树木,成活率达到95%,解决了太行山浅山丘陵区绿化断带的问题。
 
 
  退而不休:成立起邢台县第一支专业造林队
 
  今年68岁的郝景香是邢台县西黄村镇的一名退休职工。14岁起成为一名林业队员,一辈子都在与树打交道。
 
  2009年郝景香退休了,儿女希望他能到城里生活,一家人尽享天伦之乐。同事们也说,“老郝干起活来就像头牛,这下卸了套,该歇歇了。”退休后的郝景香去到了石家庄给女儿看孩子,但他是怀里抱着外孙,心里却还是想着种树。当听到邢台县在对浅山丘陵区荒山绿化实行工程招标、专业队造林的消息后,他感觉自己又有了用武之地。不顾家人的反对,他毅然决然回到邢台,成立了邢台县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专业造林队。
 
  寒风中,郝景香和他的这只“育林军”,拉着被褥、锅碗瓢盆、洋镐镢头,义无反顾地上了山。
 
  晚上,他们搭起帐篷,支上炉灶,点起篝火,召开了荒山上的第一个会议。这次会上做出计划,第一年种树10万棵。可谁也没料到,当天夜里竟刮起大风,还下起了雨。帐篷被掀翻,炉灶泡了汤,郝景香他们只好到山下老乡的房檐下躲了一夜。
 
  邢台县浅山丘陵区多属石灰岩地质,土少石多。当地人说,要在这里种活树,就好比是“猴嘴里掏枣、沙漠里种草”,非一个难字了得。可郝景香却不信这个邪,“不看天不看地,石头岗也要变绿”。
 
  然而,“一镐下去,直冒火星,震得手都发麻”。横在面前的第一道坎儿,就是如何在乱石缝中挖出树坑来。郝景香和队友们的双手逐渐磨出了血泡。
 
 
 
  郝式造林法:万亩生态林成活率达到95%以上
 
  半年多过去了,树没少栽,活的却很少。郝景香找到了问题的根儿,“雨水根本存不住,天晴后土地不到三天就又干又硬。保不住墒,树就活不成啊!”
 
  恰逢有一次老伴上山给他送饭,他看着老伴手里的塑料袋,心里一下子亮堂了,“这东西或许能用上!”
 
  郝景香找来塑料袋,开始研究起来。他将树苗装进袋内填上土、浇透水,再在袋子底部扎十多个小孔埋进树坑内,既锁水又透气。经观察,这样能保持两个月湿度不减。这让他和队友们第一次看到了希望。
 
 
 
  再到后来,郝景香又想起农忙时见到的玉米轴,把它浸泡7、8天,埋在干土里,发现保水效果很不错。一个多月后,他便摸索出了“玉米轴保湿栽树法”。
 
  树苗的成活率开始提高,然而育林队随之高涨的热情被新的难题泼了冷水。“山太陡,土太薄。雨水一冲刷,表面的泥土很快会被冲走”。
 
  直到有一天,从外省考察回来的县林业局同志带回的消息让郝景香颇感振奋,“育林板一般是景观建设工具,但我看这东西很好,能把水土‘接’住。”于是,他又开始了一轮一轮的实验,琢磨着怎么把育林板用到山上,并且尽量降低成本。
 
  多次尝试后,郝景香成功了。顺着山体的坡度,把白色育林板插在树苗下坡的一面,锁住了水分,又拦截了坡上方滑落下来的泥土。
 
  有志者事竟成。他的“套塑料袋、埋玉米轴、靠育林板”的“郝式造林法”终于获得了成功。经过2014年、2015年几十年不遇的大旱的考验,用“郝式造林法”栽植的邢汾高速两侧1万亩生态林成活率达到95%以上。
 
 
 
  郝景香:“能栽多少栽多少,身子只要能动,我就一直栽到底”
 
  30日一早,郝景香带领他的护林队员早早来到东太子井村这片山林,忙着构建“防火带”,防止火灾发生。“有个隔离带,既防火又防羊群破坏。若有火灾,也可以得到有效控制。”郝景香边说边向一个蓝色的塑料容器中倾倒灭草药剂。在他看来,造林成活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如何保护成果。
 
  郝景香开玩笑地说,自己就是种树的命,在家里歇着身体反而要闹毛病,“能栽多少栽多少,身子只要能动,我就一直栽到底。”
 
 
 
  郝景香的精神渐渐也感动了儿女。郝景香的儿子郝文朕说:“一开始并不知道父亲种树的艰难,但随着这两年周末上山时间增多,父亲对我触动特别大,我也逐渐融入到父亲的队伍里。”
 
  郝文朕和同事驱车经过邢汾高速太子井段,听到同事赞许两侧山场绿化工程,他向同事自豪地介绍这是他父亲栽种的。
 
  “我以前在石子厂干活,累不说,还很危险!”正在忙着喷洒药剂的护林队员张爱林向记者说。过去当地人靠山吃山,主要发展石子厂产业,当时的山体疤痕累累、大气污染严重。2013年以来,邢台县695家小石子、小石灰、小皮毛、小煤场等“小散乱污”企业被关停取缔,张爱林因此“失业”。后来县里开始治理荒山,搞生态建设。他便跟着郝景香种起了树。“现在跟着老郝种树,不仅能挣钱养家,村里的环境也越来越好,我们的干劲足着哩!”
 
  一手托起山区贫困群众的致富梦,一手挽住城乡居民的绿水青山蓝天梦。不负绿水青山,才能得到金山银山——这在太行山浅山丘陵区正在变成现实。